文以適情

 

    有文采者,從古到今皆為人所盛讚。其為文也,或聊以自娛,或公諸於世,既有怡養情性變化氣質之能,復有領導思想美化社會之功,不可不謂身懷奇藝。觀其文章,言之有物,文辭優美多采,真真文情並茂是也。

    情者,文之本也,作者中心之思想盡在於是矣。今空有佳言美句,內涵了無深意,上無助於國際民生,下無關乎本身情志,有文無情,不過滿紙空言而已。文者,情之助也,文章之可讀性盡在於是也。今作者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徒有滿腹墨水,當記帳簿記,既無風格可言,遑論韻趣、脈理、辭采、格調之所存。

    劉勰 【文心雕龍】有云:「夫水性虛而淪漪結,木體實而花萼振,文附質也。虎豹無文,則鞹同犬羊,犀兕有皮,而色資丹漆,質待文也。」是說文質相得益彰之妙。又言「鉛黛所以飾容,而盼倩生於淑姿,文采所以飾言,而辯麗本於情性。」文若恰到好處,就可適情---大大有增於顧盼辯麗之美姿。

    言至於此,故吾知文質並重之意義,而文以適情之可貴,果能做到,必定提昇文章至另一新境界。

hsjh7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