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節選自《四十自述》,(1994.05.01遠流出版)敘述作者小時候受到母親管教的種種情景,以及所給予他的悠遠影響而全文透過許多具體事件,先說明母親對他的嚴格管教,接著呈現出在嚴厲管教之下仍不失慈愛的一面。因此,文中最能表現母愛之處「有一夜她把我叫醒,真用舌頭舔我的病眼。」   

在章法上,本文重點在宣揚母教,主要記述他的母親嚴格教誨與慈愛的美德,處處顯露出母親管教的苦心,是記人也是傳記類的記敘文。取材於母親某些言論與行事做描述重點,不以感性筆觸去歌頌偉大的母愛,只是平實地敘述一位愛之深、責之切,平凡而具傳統美德的慈母。胡適小時候,母親每天天亮時總把他喊醒,為的是要作者利用頭腦最清醒的時刻,檢點言行、用功讀書。「你總要踏上你老子的腳步。」是她希望作者能繼承衣缽,克紹箕裘。

「她是慈母兼任嚴父」顯示出胡適的母親是採取寬嚴並濟、恩威並施的管教態度。「她從來不在別人面前罵我一句,打我一下。」因為母親怕傷了作者的自尊心。犯了錯,她不是立刻責罰他,反要胡適用冷靜的頭腦去思過、認錯,以激發他的羞恥心、徹底悔悟。「無論怎樣重罰,總不許我哭出聲音來。」是要培養胡適面對現實,敢做敢當以及堅忍、勇敢的氣概。

在文中的造字遣詞上,會發現作者以充滿鄉土氣息的語風如實呈示,因此更添真實的再現,也令人倍覺親切,更淡化了說教意味。其寫作手法是以記敘文為主要架構,以母親對子女的管教態度為敘事主軸,輔以自然流露的慈愛的抒情成分營造出作者對母親的愛,所以在人物的刻劃上是極細膩的思維。

在取用的材料上,無不以將母親的慈愛訴諸筆端,並藉由小時候的點滴串連出一幅感人至深的鮮明畫面。再就其散文體裁的韻律表現上而言,其所呈現的節奏感是以簡短的對話方式,同時也將人物特徵以不同語言的風格呈現,而其最終一句「如果我學得了一絲一毫好脾氣,如果我學得了一點點待人接物的和氣,如果我能寬恕人,體諒人──我都得感謝我的慈母。」連用了三個「如果」,造成語氣上的複沓,強調著他所有的成就都將歸功於母親--馮順弟的教誨。

~源自秀筠於20068月刊登於文建會之台灣大百科全書之文學類作品

Posted by hsjh700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