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自《白玉苦瓜》(大地出版社,1995.03.15依據本詩詩末標注說明作者於197213在墾丁時所抒發的作品。

當時作者搭車前往墾丁,並將沿路所見之甘蔗、西瓜、香蕉生長在田裡的情景,用歡欣愉悅的筆調,把台灣農村豐盈飽滿的生命力做最動人的歌詠,詩中洋溢著鄉土氣息,節奏輕快,聲調和諧朗暢,是一首充滿田園生命力的美麗詩篇。        

本詩寫作技巧是以純熟的修辭手法交織而成。如同甘蔗舉起甘美的希冀、西瓜孵出渾圓的希望、香蕉是雨中牧歌、路之牧笛,是作者藉著經驗與想像的融合,尤以第三節最具濃厚的抒情味道。

在文中作者充分展現出獨有的文字魅力,如「甜甜的甘蔗田田的雨。」由生活經驗中甘蔗的甜聯想起雨也是甜的,顯然可見其詩中意境。「長途車駛過青青的平原,檢閱牧神青青的儀隊。」把甘蔗譬喻成儀隊,好像在列隊歡迎賓客的到來,寫來頗具親切和韻致。「雨是一首濕濕的牧歌,路是一把瘦瘦的牧笛,吹十里五里的阡阡陌陌。」將具體的雨和路化為抽象的天然韻律,「十里五里的阡阡陌陌」更把二者的意象綿延推擴。「忽然一個右轉,最鹹最鹹/劈面撲過來/那海。」句中以最鹹對最甜,場景的轉移使得意境更為開闊,富含「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突轉之筆。

詩是一種語言高度凝鍊,結構跳躍,富節奏、韻律且情感強烈的文學體裁。所以在閱讀本詩的同時,除了接收文字傳遞的綿密意象外,也為余光中的字句所透顯出來的愜意與對土地的熱切情感著迷。尤其是最後一句作者以文字畫面邀請我們一起加入墾丁之旅中所帶來的的驚奇,這也不得不讓人對他文字煉丹爐中所散發的威力感到震撼!作家許佑生:「余光中的創作生涯跨越了四個四十年,這段期間,他以〈左手的繆思〉錘字鍊句,羅敷佳構篇章;他以〈蓮的聯想〉活絡文思,始終創作不輟;他寫詩、寫散文、寫評論,從事翻譯,有志與「永恆拔河」。他將自己放在風火爐中,欲把內在的文字精華熬煉成湯,不惜一次一次在熊熊烈焰中換羽重生。這種壯烈的自焚,其實正是中國詩人對自我文學生命最莊重、最深潛的期許。」

--源自秀筠於20068月刊登於文建會之台灣大百科全書之文學類作品

hsjh7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