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文學經典製造機——九把刀
※認識九把刀
    本名柯景騰,1978年移民地球,2000年開始網路創作。創作幅度驚人,黑
色幽默、熱血豪邁、奇幻架空,持續以誠懇的寫作開拓新視野。多部作品即將改
編為電影、電視、漫畫、遊戲,並跨界擔任電影編劇與廣告發想。
    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現的價值。即使跌倒了,姿勢也會很豪邁。
    夢想不是掛在嘴邊炫耀的空氣,而是需要認真的實踐。等到對的風,我們展
翅翱翔;沒有風,只要擁有足夠強壯的翅膀,我們照樣拔地飛行。人生最重要的,
不是完成了什麼,而是如何完成它。天空見。~九把刀
    想知道更多關於九把刀,請到http://giddens.twbbs.org/index.htm
                              http://www.wretch.cc/blog/Giddens
※親子閱讀:九把刀《媽,親一下》
  【引言】
   九把刀的媽媽在2004年11月檢查出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亦即一般人口
 中的「血癌」,而《媽,親一下》就是九把刀陪伴住院母親的病床陪伴文學
 部落格日誌。這部作品中,九把刀重新回顧檢視與媽媽從小到大的點滴
 回憶,日誌從刀媽住進醫院的第一天,到刀媽病癒出院;從2004年11月24
 日,到2005年5月27日。九把刀說:「一個作家的三元素:情感、靈氣與動力,
 我的生命裡,媽媽對我灌注的愛,三者兼具。」刀媽對九把刀的愛,讓九把刀
 創作出很多作品,在閱讀九把刀其他作品之前,讓我們先看看這本《媽,親一
 下》,感受九把刀溫柔的一面,感受「陪伴是一種不計代價的真心與共」……
   下列文字節錄自九把刀《媽,親一下》,請你與爸媽一同閱讀,並完成學習
 單。
    家裡的浴室與廚房只隔了道垂布,有幸來過我們家洗澡的朋友都覺得很不自在,覺得隱私會隨沖澡聲洩漏出去。但就因為如此,我們三個兄弟從小就很喜歡隔著這塊布,一邊洗澡,一邊跟正在煮菜的媽說話。
    時間大部分是放學,剛好瞎說些學校的雜事,媽的鐵耙子翻炒熱菜的嗶剝叭響聲與我們的沖澡聲混在一塊,但絲毫不會打擾母子間的對話。熱水蒸氣從簾布下不斷冒出,我想這是媽一天最開心的時候。
    我很喜歡在洗澡時跟媽說「我決定將來娶誰當老婆」或是「我好像快把誰誰誰追到手」這類的話。從國小到大學,我信誓旦旦中的女主角換個不停,但那塊簾布只換過一次。
 「你這個年紀不要想太多!把書念好就對了啦!」媽總是這麼回應,但從來沒在語氣中表露她的認真。
    偶而居然吵了起來,我頭頂毛巾、氣呼呼拋下一句「吼!以後不跟妳講了啦!」走出浴室,就會看見媽在端菜上桌時偷偷掉眼淚,每每歉疚到想叫媽賞我幾巴掌。
    也許媽很喜歡兒子對愛情的嚮往,更可能是單純沉浸在與兒子的日常對話裡。
  ◎國小的你,放學回家後是不是也像九把刀一樣,抓著爸媽開始嘰哩呱啦地說
    今天發生的事?而現在呢?你有多久沒有跟爸媽好好聊聊了呢?寫寫當初
    和爸媽分享生活點滴的心情。
    孩子說:
                                                                      
                                                                      
                                                                      
                                                                      
                                                                      
    爸媽回饋:
                                                                      
                                                                      
                                                                      
 
    媽喜歡掏我們的耳朵,卻不讓我們掏回去。說到底也是正常,畢竟媽掏耳朵的功力神乎其技,我還親眼看過一個鄰居跑過來請她幫忙,結果掏出一塊黑沈沈的巨大耳屎,對方再三道謝離去。
   
我的耳屎是三兄弟裡最多的,有個成語叫「層出不窮」當很應景,但論記錄則是哥首次被爸逼「站著洗頭」後第二天早上自然掉出來的巨屎。
   
媽掏耳朵時習慣問問題,我們則被迫伊伊啞啞地模糊回答,每挖出一小片,媽都會刮在我們的手臂上,有時還會將超大的耳屎用巴掌大的塑膠套裝好,交給我留作紀念或到處炫耀。但幾乎都沒真的留下,有幾個被我以前養的魚給吃了。
   
近兩年我才開始想辦法幫媽掏耳朵,但技術遠遠及不上媽,媽又對我粗糙的手法心存畏懼,常常喊痛作罷,並堅持剛剛的攻堅並沒有像我口中說的「媽,那個真的很外面耶!」。
   
我以前無聊時胡思亂想,要是媽媽老的時候眼睛看不清楚了,我的耳朵該給誰掏?有時我自己拿著耳耙試探性摳摳,卻總是不得要領。光這一個小細節,媽便是無可取代的。
 
◎有被媽媽掏過耳朵嗎?描述一下你的感受。若沒有,回想一下,媽媽哪一個
 細膩的動作會讓你一輩子忘不了?
    孩子說:
                                                                      
                                                                      
                                                                      
                                                                      
                                                                      
    爸媽回饋:
                                                                      
                                                                      
                                                                      
 
    記憶中媽的腳踏車從未新過,媽沒坐在椅墊上的時間比真正踏輪子的時間要長。
    國小時,如果爸偷懶,媽就牽腳踏車送我們兄弟走路去上學。其實我們家離民生國小並不遠,只有一公里左右,但媽就是不放心,尤其當時的「陸正綁架案」震驚了每個台灣母親。
    輪流坐在媽牽的腳踏車上,我們慢慢經過彰化最有名的兩間肉圓店,穿過一條專賣過時衣服的成衣街與車站附近的小吃集,走著走著,看見牛肉麵店左轉,然後小心翼翼穿過大馬路,進入靠近學校的兩條小巷。書包在媽的腳踏車籃子裡晃著,此時我的心會開始扭捏。
    那個時期的小孩子多半都很畏懼「在同學面前丟臉」,讓父母接送上下學意味著自己被溺愛、不夠成熟。跟媽越靠近學校,我就越怕被同學看見,簡直是提心弔膽,於是一定不會在靠近學校時坐在腳踏車上。儘管彆扭,但我很清楚媽的愛,所以從沒像同儕用大吼大叫斥退父母的溫馨接送,只是將羞得將拳頭捏緊。
    矛盾的是,媽送我們到校門口時,我們會很自然地朝媽的臉頰親一個。
   「媽媽再見。」我們親親道別。
   「要乖啊,不要再讓老師寫連絡簿!」媽說第二句話的時候,幾乎都是針對我。
    我的國小就是在不斷被老師寫連絡簿的恐懼中幹他媽的渡過。
    民生國小有三個門。每個兄弟因為各差了兩歲,所以離開媽的地點也不同。記得我剛上五年級不久,哥已上國中,弟又先進學校另一個門。那關鍵的一天,媽獨自送我到正門口時,囑咐我幾句就轉身牽腳踏車要走。
   「媽,還沒親?」我愕然,有點不知所措。
   「長大了啦,不用親,快進去。」媽說,有點靦腆。
    我眼眶驟然一紅,淚水噙滿了視線,幾乎要哭出來地走進學校。
    忽然,媽叫住了我,我淚眼汪汪地朝媽踱步。
   「好啦,過來。」媽說,終讓我在她的臉頰上啄了兩下。
    後來那個瞬間成為媽不斷向親戚說嘴的經典畫面,也是我記憶中最動人的一刻。
    後來哥哥上了高中,將掛有籃子的水藍色淑女車除役後,媽就接手,往後又在上面搖搖晃晃十多年。籃子經常裝滿了菜跟日常用品,有時重的不可思議。
    但我們一個個都比媽媽高、重,再也不會坐在腳踏車上頭,讓媽慢慢牽著了。
    那些溫馨接送的日常畫面雖然不曾留下照片。但我說過,這世界上沒有巧合,所有的事物都像齒輪般緊緊咬合,都有存在的重要理由。我對關於媽的記憶特別鮮明,必是為了保存那些動人的時刻。
◎每天上下課或是去補習,是誰辛辛苦苦接送你呢?你會不會像九把刀一樣,
 親一下爸媽呢?有時候,愛是要及時表達的,說說你如何表達你對爸媽的愛
 吧!
    孩子說:
                                                                      
                                                                      
                                                                      
                                                                      
                                                                      
    爸媽回饋:
                                                                      
                                                                      
                                                                      
 「我媽對於教育費用,從來就沒省過,因為私校盯得嚴,我們三個兄弟全部都念私立學校,媽還低聲下氣跟許多親戚週轉了好幾次,上了大學,三兄弟繼續用就學貸款一路念上去;媽從不逼我們趕快就業。其實很多媽媽都一樣,希望下一代比他們那一代過得要更好,吃的苦也少。」我說。
    但當時我忘記說一件「除了辛苦砸錢」外,媽整整辛苦七年的特早起。
    因為我國一跟國二都亂念一通,成績超爛,升上國三那年我只好卯起來衝刺,每天都念到半夜才睡。媽開始注意我作息不正常,於是強迫我十二點以前就要上床。
 「你快點睡,媽明天早上五點叫你起床。」媽押著我,將我丟到床上。
    五點一到,媽就會搖搖晃晃,睡眼惺忪拍醒我。
 「田田,五點了,起來唸書。」媽含糊地說。
 「吼,再給我十分鐘,拜託?」我求饒,兀自昏迷不醒。
    尤其在冬天的早晨,硬要爬出縮成一團的被窩,是很殘忍的酷刑。
 「十分鐘喔。」媽坐在床緣,昏昏沉沉,閉著眼睛倒數。
    十分鐘後,媽強行把我挖起來,並佔據我的床繼續睡回籠覺,我則去洗臉刷牙,坐在床邊的書桌上做練習題、背誦課文。
    後來哥哥跟弟弟也變成媽媽在五點時拍醒的對象。我一直到離家讀大學住校,媽叫了我整整四年,弟弟當時才升高二,在離開彰化念師大前,又讓媽叫了兩年。不知讓媽白多少頭髮。
    一晃,媽六年來幾乎每天都在清晨五點辛苦爬起,叫兒子唸書。
    媽總誤解兒子成績好是兒子的腦袋靈光、努力讀書,卻忘記自己在其中扮演了什麼重要角色。
    如果時光倒流,我一定自己爬起床。
    但時光無法倒流,所以我很內疚。
◎為人父母的,總是為了孩子,犧牲許多事,你的爸媽也一定有。想想他們為
 了你犧牲了什麼呢?你又該如何回報他們呢?
    孩子說:
                                                                      
                                                                      
                                                                      
                                                                      
                                                                      
    爸媽回饋:
                                                                      
                                                                      
                                                                      

hsjh7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