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新意》校正稿一        孫敏惠96.12.15

前言:本文根據之《古詩新意》,整編者為陳玉幸,乃播種者實業社於918月出版。以下文字均為台中市立向上國中國文教師孫敏惠個人看法與建議,敬祈諸先進參考指正。目前以第101頁至110頁為主,第11頁至第100頁容後再補。

  

一、月夜        劉方平

原詩: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闌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意暖,蟲聲新透綠窗紗。

詩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月光悄悄的灑落大地,一半照在人家的屋頂上,北斗星橫掛在天空,南斗星也斜在那兒,直到今晚,才感覺出春天的暖意,小蟲的鳴聲已透過紗窗傳了進來,這種月夜是最難得到的。

說明:

(一)「更深月色半人家」的「半」,應為動詞。故詩意應改為「夜半更深的時候,   月光斜照大地,地上景物一半沉浸在月光裡,一半沉睡在暗影中;天上北斗星和南斗星都橫斜著。」故本詩一、二句寫出月夜的靜謐、光影變化與時間推移。

(二)有人討論「今夜偏知春意暖」一句,到底是「誰」偏知春意暖?詩人或小蟲?個人認為將「偏」解釋為「偏重、特別」較合常理,故詩意部份宜改為「因為今夜初次聽到蟲鳴聲,感受到冬季已逝,溫暖的春天來臨了。」這兩句詩寫出詩人對春回大地,萬物復甦的敏銳感受。

(三)詩意更正:

「夜半更深的時候,月光斜照大地,地上景物一半浸浴在月光裡,一半沉睡在暗影中;天上北斗星和南斗星都橫斜著。因為今夜初次聽到蟲鳴聲,特別感受到寒冬已逝,溫暖的春天來臨了。」

(四)本詩主旨:冬春之交,物候變化,萬物復甦的生命力,令人喜悅。

 

 

二、烏衣巷        劉禹錫

原詩: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詩意:朱雀橋邊野花、野草叢生,從前王、謝兩家貴族住過的烏衣巷,現在到了傍晚時分,也只有夕陽斜照,顯得一片淒涼。那些從前築巢在王家和謝家屋簷下的燕子,隨著貴族的沒落,如今也都搬到普通百姓家去了。

說明:

(一)朱雀橋橫跨南京秦淮河上,是由市中心通往烏衣巷的必經之路。烏衣巷是東晉時,高門士族聚居區,因兵士皆著烏衣,故名。「王謝」指東晉開國宰相王導以及指揮淝水之戰的謝安。

    「朱雀橋邊野草花」的「花」,應為動詞,如此本詩一、二句有「對偶」的關係。故詩意應改為「昔日車水馬龍的朱雀橋邊,現在野草叢生,開起花來。從前王、謝兩家貴族住過的烏衣巷,現今到了傍晚時分,也只有夕陽斜照,顯得一片淒涼。」故本詩一、二句藉所描寫景物的荒涼沒落,給予全詩黯淡冷清的背景。

(二)從字面上看來,本詩三、四句「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好像是指燕子搬家,不在高門大戶的廳堂前築巢,而在尋常百姓家築巢,就如詩意所說「(燕子)隨著貴族的沒落,如今也都搬到普通百姓家去了。」怎麼會有這麼勢利眼的燕子啊?但了解燕子棲息舊巢的習慣後,我們便可發現「不是燕子搬家,而是當年東晉的執政貴族,已不再掌權,昔日的房舍,如今屋主都是市井小民」。因此這兩句詩意寫出了「物是人非、物換星移、人事滄桑」的歷史感慨。應修正為:「那些以往築巢在王家、謝家屋簷下的舊燕,如今所棲息的烏衣巷,已變成普通的百姓人家了。」

(三)詩意更正:

「昔日車水馬龍的朱雀橋邊,現在野草叢生,開起花來。從前王、謝兩家貴族住過的烏衣巷,現今到了傍晚時分,也只有夕陽斜照,顯得一片淒涼。那些以往築巢在王家、謝家屋簷下的舊燕,如今所棲息的烏衣巷,已變成普通的百姓人家了。」

(四)本詩主旨:藉烏衣巷的今昔對比,慨嘆歷史滄桑、人事變化。

 

hsjh7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